《民法典》来了,哪些变化与电力有关?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20-06-09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经主席令第四十五号予以公布,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这标志着我国的民法制度将迎来民法典时代!

  民法典共7编,依次为总则编、物权编、合同编、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继承编、侵权责任编以及附则,共计1260条10万余字,基本上囊括了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对于我们来说,民法典又意味着什么?南网能源院企业管理研究所对此进行了初步研究,并结合日常的行业法律实践,特撰写此文分析这部法典对于电力从业者的若干影响。

  总则编

  第九条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

  分析: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改革开放40年之路既“浓缩”了西方国家不同阶段的发展道路,也叠加了西方国家不同时期的环境问题,“未富环境先污、未强资源先枯”现象十分突出。因此,生态文明建设和体制改革成为了建成现代化强国的最重要也是最迫切的任务。“绿色原则”在民法典中的确立就是要彻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立“经济要环保”“环保要经济”的“双赢”思维模式。同时,5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批准的《关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中亦指出,在着力培育壮大新动能方面,要制定国家氢能产业发展战略规划,支持新能源汽车、储能产业发展,推动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实施;在着力保障能源安全方面,要推动煤电改造升级,积极稳妥发展水电,安全发展先进核电,保持风电光伏发电合理发展,推动非化石能源成为增量主体。健全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利用长效机制,积极推进就地就近消纳新模式,这无疑是《民法典》中“绿色原则”指导民事活动的指导思想在社会生活中的贯彻。

  合同编

  第四百九十五条当事人约定在将来一定期限内订立合同的认购书、订购书、预订书、意向书等,构成预约合同。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预约合同约定的订立合同义务的,对方可以请求其承担预约合同的违约责任。

  分析:该条为民法典新增条款,肯定了预约作为一种合同形式,应受法律保护,即无论是采购意向合同,还是订单意向书,都应该构成预约合同。如果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预约合同约定的合同义务,应该承担违约责任。在新能源项目中,由于项目本身规模大、投资高、较为复杂等特点,在正式签订本约合同之前签订预约合同的情形屡见不鲜。因此我们应注意在2021年1月1日前,违反预约合同仅需承担缔约过失责任,而在2021年1月1日后,无论是预约合同还是本约合同,违反合同需承担违约责任。第四百九十七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该格式条款无效:

  (一)具有本法第一编第六章第三节和本法第五百零六条规定的无效情形;

  (二)提供格式条款一方不合理地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限制对方主要权利;

  (三)提供格式条款一方排除对方主要权利。分析:该条相比原《合同法》,仅做了较小的调整和修订,除了使格式条款无效的情形进行分项列出,逻辑更清晰、严谨以外,将原《合同法》规定的“排除对方主要权利”修改为“限制对方主要权利”,更加保护了处于弱势的格式合同的接收方。

  一般与用户签订的供用电协议、电力工程委托安装实施合同都是格式合同。因此,在未来签署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对相关条款进行说明、标注,并且要全面检视合同是否存在该条规定的导致条款无效的情形,如果存在,应该尽快进行修改。我们建议重新审核各类格式合同文本,同时在制定标准合同文本时,尽量站在客观中立的立场审视相关条款的合理性,避免引发条款无效的情形。

  第五百一十一条(节选) 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据前条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

  (一)质量要求不明确的,按照强制性国家标准履行;没有强制性国家标准的,按照推荐性国家标准履行;没有推荐性国家标准的,按照行业标准履行;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按照通常标准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履行。

  分析:本条对《合同法》第62条进行了修改,将原规定的“国家标准”细化为“强制性国家标准”和“推荐性国家标准”,这是现行《标准化法》的划分方式,此次民法典对其进行了接纳,从而在法律规范内部达成统一。

  我们的工作常涉及到设备采购情况,如何约定质量要求,采用何种质量标准,是采购双方合同谈判的重点,如果合同约定不明,事后恐会出现与预期不一致的情形。因此,我们建议在合同文本中明确采用何种质量标准,并针对国家标准体系分类对合同签订人进行相关培训。

  侵权责任编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条(节选)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提供劳务一方追偿。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分析:该条修改,明确了提供劳务一方致人损害的,接受劳务一方承担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提供劳务一方追偿。现实生活中许多电力工程仍存在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此时侵权责任的承担容易在几方之间存在争议和冲突,建议对存在大量电力工程合同的分子公司员工进行安全意识再培训,在全网加大安全用工宣传力度。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条 侵权人违反法律规定故意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造成严重后果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

  分析:该条属于新增条文,是总则编“绿色原则”的具体运用。规定了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惩罚性赔偿。电力供应过程中较少会发生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问题,但“绿色原则”的普及与相关条文的出台,势必迫使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转而使用清洁能源,加快推进清洁能源发展。我们建议进一步发挥电网企业整合和赋能能源产业链的平台作用,促进清洁能源消纳,提高能源高效利用,共建能源产业价值链。

  第一千二百四十条 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是,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分析:该条属于对原《侵权责任法》的修改,将“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修改为“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意味着经营者减轻责任的要求将更加严格。该条属于“高度危险责任”章节的一条,从司法实践来看,目前已经取得了共识,电力施工事故并不属于高度危险责任,但上游环节的开采、运输是否可以属于“高度危险责任”章节予以规范,还需要未来司法实践予以澄清和适用。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条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掘、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造成他人损害,施工人不能证明已经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分析:相比原《侵权责任法》,本条明确施工人须证明已经设置明显标志、采取安全措施。电网企业铺设、维护管道的时候,通常需要占据公共场所或在道路上进行挖掘等施工活动。我们建议针对该类施工强调施工流程,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还应就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进行影像资料记录留档,充分证明已经尽到相关义务。

  (作者蔡文静 李于达 夏振来 单位:南网能源院)

三多棋牌 棋牌游戏大厅 多多棋牌 亲朋棋牌 棋牌游戏平台 网络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大厅 爱玩棋牌 棋牌游戏大厅 棋牌游戏大厅